被霸凌怎麼辦

被霸凌怎麼辦協助

撥打電話 Line
最新消息  
最新消息 > 最新消息
(發佈時間:2020-05-11 11:51:27)
校園霸凌為何蔓延?
校園霸凌,教育界的難題
 
簡單搜尋一下近幾個月有關「校園霸凌」的新聞──台東某專科學生遭同學毆打,圍觀六位同學非但沒阻止,還全程錄影流傳。北縣某國中男學生在校遭肢體暴力長達半年,不但被同學圍毆,還強灌感冒糖漿和增高藥。北市某知名國中女學生,不滿同學爭搶男友,不但毆打被害少女,還扒光她的衣服,以傘柄性侵下體。
 
這些見報的新聞只是冰山一角。兒童福利聯盟(以下簡稱「兒盟」)從二○○四年開始對校園霸凌現況做調查,一直到二○○九年,連續五年調查的數據顯示,約有一成的中小學學生在被霸凌中。問及「我會嘲笑、欺負或打同學」時,答覆「經常如此」及「每天都會」的潛在霸凌者佔了七%。
 
霸凌的定義,為長期、持續性的對某人予以言語或肢體的侵犯,或者是關係的排擠,或性的凌虐。一般分為語言、肢體、關係、性等四大類型的霸凌。根據兒盟調查,霸凌狀況以「關係霸凌」及「言語霸凌」居多。校園中的欺負多是排擠、言語威脅、嘲弄等「肉體看不見」的傷害。這些許多大人視為「家常便飯」的人際互動,其難辨認的特質常常使師長忽略關切,卻令孩子感到困擾。
 
兒盟前任研發長王美恩指出,近幾年來暴力型的霸凌也愈來愈嚴重,而且發生的年紀日趨下降,從過去國中生比較密集的狀況,往下延伸到國小五年級。
 
去年十月,高雄市議員周玲妏做了一次校園問題大調查,發現家長認為教育主管機關最急需解決的問題中,「校園暴力」位居第二,遠多過任何的學習問題。
 
換句話說,霸凌已經不是「少數人」才會遇到的特殊狀況,每個班級都可能有霸凌及被霸凌的孩子,處理霸凌,已經是學校和家庭必須面對的新困難。
 
為什麼要霸凌?
 
霸凌現象,不能只看成「霸凌者」的個人問題,而是整體社會環境、校園文化、家庭結構盤根錯節的「結果」。
 
媒體、網路、電動玩具的暴力化與聳動化,被認為是當代滋養暴力孩童的禍首。兒盟調查研究中也指出,隨著媒體、網路資訊的發達,孩子過早接觸成人世界及充滿暴力的環境,使台灣兒童的認知與行為皆有明顯英雄化、暴力化的傾向。近幾年的網路霸凌,把欺負人的內容貼到網站上公布流傳,被認為是青少年次文化中「很酷」的事。孩子不但從媒體學會如何使用暴力,更利用網路強化霸凌。
 
近年來的金融風暴,成人世界優勝劣敗與對工作的不安全感,也間接促成孩子的壓力。台灣心理治療協會理事長王浩威觀察:「在這不信任的文化中,大人更強調優勝劣敗,失敗者和成功者的樣貌更容易被標示出來。這種觀念放到學校中,孩子學到:我要保護自己,一有危險,就要攻擊,否則我就變成受害者。」
 
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則認為,廣義來說,多數國中生都是升學高壓鍋下的「被霸凌者」。霸凌到了國中益形嚴重,排除因疾病或家庭因素造成的霸凌行為外,學校的高壓絕對是霸凌行為關鍵的促發點。
 
「國中環境本身就是一個高壓爐,所有孩子每天從早考到晚,不斷被評比。評比標準是成績和品德,而且品德指的僅僅是你聽不聽話,」馮喬蘭語重心長。升學結構篩選出一群﹁學習成就低落﹂者,其中有不少聰明的孩子,在現有學校環境中找不到舞台。這些被升學制度與大人世界霸凌的孩子,轉而成為霸凌者,去欺負比他更弱的同學。「這些小孩其實也是被霸凌者。他沒有能耐和本事對抗真正壓迫他的人──爸媽和學校,所以他欺負比他弱的人。」馮喬蘭認為,唯有改變升學結構,讓「學校辦的是教育而非升學率」,孩子才有可能改變。
 
教師撤守,不作為
 
另一方面,學校老師的確也需要更多的資源和支持。台北市教師會副理事長兼諮輔部部長楊益風表示,近幾年教師地位低落,「現在打老師的學生可能會變成英雄」。
 
近幾年親師糾紛頻傳、零體罰入法等,讓教師在沒有裝備,沒有新的輔導管教知能下,卻要面對愈來愈雜的學生問題,許多教師乾脆選擇撤守與放任。專門協助中輟少年的勵友中心一位輔導員就表示,他經常進駐國中輔導邊緣學生,很訝異的發現,現場教師面對台下學生的吵鬧或干擾,最常見的狀況是不採取任何作為,彷彿沒有事情發生。在他輔導的中輟生中,許多是被視為麻煩人物的霸凌者,他們心預防霸凌,老師是關鍵人物。
 
他必須了解班級的「團體動力」:誰是領導者、誰是依附者、班級間的人際關係與網絡……中最大的傷害,竟是來自老師的不理不睬。有些中輟學生還願意回校園上幾堂課,只是因為那堂課的老師會關心他、願意跟他說說話。
 
馮喬蘭建議應將學校當成社會心理輔導中心,讓更多的社工資源、心理輔導專業進駐,幫助學生、教師、家長,提前預防、減少霸凌的發生。讓新的人力進到校園,「增加『新的眼睛』看待學生,才有機會打破壓力鍋文化,」馮喬蘭說。
 
打造沒有懼怕的上學環境
 
孩子長時間待在我們以為很安全的校園中,但是,若缺少大人的正視與努力,校園環境其實充滿了輕視異己、趨炎附勢、用拳頭解決問題的不安因子,讓孩子懼怕上學,甚至有人因此自殘或自殺。
 
與其指責霸凌的孩子及其家庭,其實可以更積極理解大人肩負的教育責任,給孩子一個沒有懼怕的上學環境。
 
在學校,應該從校長開始,宣示經營一個「無霸凌學校」。當然,除了宣示,一定要具體的策略、執行計畫。例如清楚向全校師生知道什麼是「霸凌」,它不只有肢體的傷害,言語的嘲弄、刻意排擠同學都是其中一種。
 
文章來源:天下雜誌